古巴国父卡斯特罗:从亲美到成赫鲁晓夫小弟全因猪湾事件?

2023年7月17日 作者 admin

早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北美殖民地就与当时尚在西班牙统治下的古巴进行频繁的贸易,独立战争后,美国人对肥沃的古巴土地十分艳羡,美国第二任总理统约翰·亚当斯甚至认为,古巴是北美大陆的自然延伸,对美国具有重要的商业和政治价值。

但是这时候的美国人万万没想到,古巴非但没有成为美利坚联邦中的一员,反而在长达半个多世纪里成为了反美的桥头堡,甚至将核弹,这种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杀器,对准了自己。

很少有人知道,被美国暗杀100多次的古巴领袖卡斯特罗,曾经是一名亲美派。他在小时候就非常崇拜美国的罗斯福总统,向他写了一封信件,并且得到了罗斯福团队的官方回复。

1958年的古巴革命结束,资产阶级自由派的代表法官曼努埃尔·乌鲁蒂亚就任总统,卡斯特罗本人在宣言中也提到古巴革命与无关,他并没有憎恨美国,古巴政府将是一个中立的政府。

作为回应,美国人非常迅速地承认了古巴政府的合法地位,并在1959年向古巴派遣了外交大使。

1959年4月,卡斯特罗访问美国,同当时的美国副总统尼克松进行了一次会谈,卡斯特罗表示他的心是和冷战中的美国站在一起的,会谈后,尼克松认为只能选择卡斯特罗。其后美国人准备了给古巴一系列援助计划,准备用金钱攻势,把古巴收买到自己这边。

在卡斯特罗当上总理后,美古关系却急转直下,他任命共产国际重要人物格瓦拉担任国家银行行长,实行更为激进的改革措施,格瓦拉被美国人称为“红色刽子手”,在美国人眼里,古巴已经转向左翼政府。

其次,在巴蒂斯塔政权的统治下,美国大使曾经是古巴的二号实权人物,古巴革命之后,美国的权威在古巴却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卡斯特罗在对巴蒂斯塔政权顽固分子的清理与审判中,很难不清理到当年与美国人勾结的腐败官员,这越发增加了美国人的不满。

再次,卡斯特罗为了提振经济,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古巴土地革命,当时美国人的糖业垄断公司占据了古巴最好的土地,这些土地被卡斯特罗没收,并且拒绝迅速支付赔偿。

美国艾森豪威尔政府表示,“古巴政府为了实行符合古巴利益的改革而损害美国私人投资者的利益”,他们开始限制古巴对美的出口蔗糖,并且在外交上孤立古巴,美古关系走向破裂。

1960年开始,古巴流亡分子频繁发动暴恐袭击,两架飞机扫射古巴街头造成两名平民死亡,50人受伤;在卡斯特罗发表新年讲话时,人群突然发生爆炸,这些暴恐袭击的背后主使者都是美国,古巴似乎处于随时会被美国人颠覆的阴影之下。

1961年4月16日深夜,由1500名受过训练的古巴流亡分子组成的远征军,乘坐6艘运输船偷偷潜入古巴,按照原计划,他们将迅速占领一处机场,并向国际社会求援,而美国则可以光明正大地介入这场战斗,并承认其为合法政府。

但是古巴的民兵很快就发现了这些入侵者,卡斯特罗迅速出动了轰炸机和训练用战斗机予以拦截,战斗机击沉了两艘运输船,这使得入侵者缺少弹药和粮食。不久后,古巴大批量的坦克和重炮赶到战场,卡斯特罗亲临一线指挥战斗,古巴陆军士气大振。

肯尼迪原本批准出动B26轰炸机,并从尼加拉瓜起飞6架战斗机予以空中支援,极具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美国本土和尼加拉瓜存在时差,战斗机比约定时间晚了一个小时抵达战场,导致B26轰炸机缺乏掩护被直接击中,四名飞行员当场死亡。

这个乌龙发生后,美国与古巴流亡分子均已无意再战,4月19日猪湾登陆战结束,远征军共有176人被俘虏,其余人投降。

猪湾事件后,卡斯特罗在国内的地位愈发巩固,古巴人民也越发团结,卡斯特罗却越发担忧,美国人随时可能直接入侵,他需要一种强大的武器,来帮助他免遭美国人的突然袭击。

1960 年 2 月,苏联第一副主席米高扬访问古巴,签订了一份援助协定,这是苏联的第一份厚礼,此后,苏古两国关系不断升温,并于 5 月 8 日后恢复双边外交关系。

1960年7月29日,古巴与捷克斯洛伐克签订了《特别物资协定》,后者无偿向古巴提供了价值1亿多卢布的武器,实际上这些武器绝大部分来自于苏联。

9 月 23 日,赫鲁晓夫在联合国发表演讲,说苏联“应该尽一切力量来消除古巴面临的外来干涉的威胁”。

“苏联人民现在和将来都支持古巴人民,以便你们在你们独立的国家的发展和繁荣方面取得新的巨大成就”

经济援助,使得战后一穷二白的古巴得以喘息,军事援助,让古巴得以抵御美国支持的古巴流亡分子的侵袭,外交上的声援更是给了当时孤立无援的古巴一剂强心针。

1962年,苏联悄悄地在古巴部署了指向美国的导弹,这就是震惊全世界的古巴导弹危机。卡斯特罗以为可以靠核弹来形成对美国的战略制约。结果却发现,古巴只是苏联的一颗棋子,用来美国撤销在土耳其和意大利的导弹部署,赫鲁晓夫的软弱和背信弃义,一度使古巴方面十分愤怒。

尽管如此,卡斯特罗也承认,在那之后美国打消了入侵的想法,明目张胆的空袭转为暗地里的颠覆活动与暗杀。

1963年,卡斯特罗出访苏联,受到了赫鲁晓夫最高礼遇,在叶卡捷琳娜堡,民众倾城出动,欢迎远道而来的战友。

赫鲁晓夫甚至邀请他参观苏联的洲际导弹发射场,他是唯一一个能够参访该地的他国领导人,足以证明苏联对卡斯特罗之信重。

虽然赫鲁晓夫在1964年的政变中下台,但是古巴与苏联的友谊却没有改变,布拉格之春后,国际社会一边倒地谴责苏联,只有古巴却对苏联予以支持。

根据苏联展示的数据,1960至1990年,苏联向古巴提供了高达 651亿美元的经济援助,这还不包括向古巴收购的砂糖的市场差价;1961至1979年苏联提供的军事援助则达到了38亿美元。截至 1989 年底,古巴欠苏联的债务共为154亿卢布。

此外,苏联还援助了古巴大量的化工厂、农械场、粮食厂,超过10000名苏联专家被派往古巴,对古巴的第一、二产业的技术提振起到了重要作用。

随着1991年苏联解体,古巴迎来了历史上的至暗时刻,没有了苏联的“包养”,他们无法把砂糖售出远高于市场价的价格,也无法购买到低价的石油,大批工厂倒闭,数以百万计的工人失业,人民买不到充足的食物,在九十年代,平均每个古巴人瘦了9斤,因为没有石油,古巴每天停电12至20小时,百万古巴人换上了眼疾。

卡斯特罗吸取了苏联解体的教训,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包括开放土地,实行家庭承包责任制,开放农贸交易市场,允许农民售出多余的农产品;放宽了外资准入门口,实行具体政策以鼓励小规模外资进入;开放货币兑换,让移居西方国家的侨民得以寄回工资给亲人。

在能源上,实行开源节流政策,所有的街道都换上了节能灯,并且与多家石油公司合作,在南美洲的范围内勘察石油。

1993年9月,古巴包括交通运输、家庭维修领域在内的117种行业允许个体经营,开放的行业

2016年,卡斯特罗去世,他是最后的领导人,在对抗西方列强的立场上,古巴人民以及卡斯特罗展现出了莫大的勇气与自信,虽为小国,虽然与世界上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仅100多公里,却并未辱没一个国家的尊严,却始终坚持着的浪漫与理想。

美国对整个南美洲资源采取了非常严酷的控制与掠夺政策,以至于与世隔绝的古巴相较于其他国家尚属于较好的水准,面对着美国的封锁,古巴先是借势苏联的援助,在苏援断绝后又依然决然进行了改革,在独立自主的前提下,保持了社会的稳定,其中表现出的坚毅与智慧,令人崇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