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赛季前瞻:新帅上任再迎挑战冲击“十连冠”伟业!

2024年1月3日 作者 admin

高层换代、主帅接班、功勋离队、新援有限……仅仅一个夏天,那支熟悉的“六冠王”拜仁慕尼黑似乎突然变了模样。然而在这竞争更为激烈、对手纷纷补强的德甲赛场,不知少帅纳格尔斯曼麾下的崭新拜仁,能否顺利过渡、战胜挑战呢?今夜,拜仁即将踏上新赛季的德甲赛场,“十冠王”的历史性伟业依然是不可动摇的目标!

一年前,当拜仁在中途上任的主教练弗里克麾下时隔7年再度赢得欧冠冠军时,摧枯拉朽般的神迹表现无疑让拜仁球迷深感庆幸:拜仁终于拥有了一位足以开创王朝的顶级主帅。却不想,这位带着海帅弟子、根正苗红等标签的主帅弗里克来得也快、走得也快,在带队完成队史首次“六冠王”荣耀后便在今夏转身离开——此间的故事,更是令拜仁球迷印象深刻、感慨万分。

回顾2019年底,奉命于危难之间的弗里克接过拜仁教鞭,此后凭借高位压迫、两翼齐飞的攻势足球,让找回传统基因的拜仁迅速重回正轨。不过据《踢球者》,早在这个赛季冬歇期,弗里克和拜仁体育主管萨利哈米季奇的矛盾便已出现苗头,因为弗里克认为球队需补强右后卫,并列出多位参考球员却未得到高层认可。萨利甚至公开批评:“如果有想法可以找高层反应,而不是在媒体面前侃侃而谈。”

看上去,拜仁当时还是自皇马租来了奥德里奥索拉,但是这位缺乏表现的临时新援对弗里克来说效果有限。更致命的是,萨利在此过程中的态度还曾影响到弗里克的续约——弗里克最初的临时合同规定其直接上司是时任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但是萨利的介入导致弗里克直至去年4月才续约。最终,新合同取消了上司条款,作为补充的则是明确授权弗里克参与拜仁的未来规划和转会操作。

接下来的事,大众都已知晓。简单概括就是,哪怕通过欧冠冠军证明了执教能力,唯独弗里克在去年夏天想要的球员都没来(如格策),想留的球员却未留住,反而是签下的球员大多不符合他的要求。更别提弗里克明明享有转会参与权,但是他的建议几乎全部遭到无视,以至于新援努贝尔合同中的出场数条款都不知情。此外,萨利关于“将新援提升到新水平是主教练的工作”表态,让弗里克渐渐感到自己根本无法和萨利继续共事。

“我们去年的阵容却比今年的还要好”,当弗里克发现不尽人意的执教环境根本无力支撑他在拜仁打造一个王朝,“始终渴望胜利和成功”的他在心灰意冷之余最终产生了离队念头。《踢球者》跟进披露,早在上季冬歇期过后,弗里克便和鲁梅尼格以及拜仁新任主席海纳进行了会面,并明确告知自己想要解除执教合同。

后来,勒夫宣布欧洲杯后离职的消息或许让弗里克找到了新的方向,再加之拜仁在欧冠赛场弹尽粮绝般和巴黎对拼了180分钟(巴黎替补席坐着维拉蒂等满满12名替补,拜仁替补席只有穆夏拉和马丁内斯可用)——当弗里克最后时刻不得不安排33岁的后腰马丁内斯出场改踢中锋时,可见如此凄凉和痛心的欧冠出局让弗里克彻底放弃了留守拜仁的最后可能。

于是在拜仁上赛季提前锁定联赛冠军后,弗里克擦干眼泪向外界宣布了离队决定。平心而论,拜仁高层此前并非没有时间和机会处理弗里克和萨利之间的问题,但是高层当时恰好处于权力真空期,刚刚上任的海纳以及等待接班的卡恩几乎置身事外,间接放任了最差结果的发生。对此,卡恩在赛季结束后不无遗憾地表示:“可以明确的是,弗里克离开拜仁是我们的失职。在有机会回旋的时候,我们没能处理好这件事。”

可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弗里克走得坚决、走得彻底,由此成为了拜仁在今夏选择换帅的重要前提。其实,早在弗里克公开离队决定后,拜仁曾在第一时间发布声明称“董事会不赞成弗里克的单方面沟通”,并表示“将在美因茨赛后与弗里克进行磋商。”事实证明,这则声明更像缓兵之计,因为拜仁高层利用此后这段时间迅速敲定了新任主帅纳格尔斯曼。

1987年7月出生的纳格尔斯曼堪称德国足坛的神奇少帅,自横空出世便备受关注——2016年2月,年仅28岁6个月的纳格尔斯曼便成为德甲球队霍芬海姆主教练,就此打破了德甲最年轻主教练纪录。不仅如此,他在中途接手“副班长”霍村后的10轮比赛便拿下20分,轻松提前保级。此后几个赛季,霍村在其麾下突飞猛进,甚至队史首次踏上了欧冠赛场。

2019年夏天,纳格尔斯曼接过了德甲新晋劲旅RB莱比锡的教鞭,首季便带队在欧冠连克热刺和马竞后杀入四强。上赛季,纳格尔斯曼又带队赢得德甲亚军并进入了德国杯决赛。据Opta统计,纳格尔斯曼接手莱比锡以来带队在德甲拿到130个积分,同期仅次于拿到153分的拜仁。因此,在如此年龄便取得如此成绩的纳格尔斯曼被普遍认为具备执教拜仁的潜质,不仅在于他足够年轻,更在于他具备足够才华。

不仅如此,巴伐利亚州莱希河畔出生的纳格尔斯曼自幼便满怀“儿仁梦”。虽然20岁时因重伤退役,但是转为教练的他同样渴望有朝一日成为拜仁主帅。早在2017年4月,还在担任霍村主帅的纳格尔斯曼便曾出现在德国杯拜仁对阵多特的现场看台,甚至一身红衣的装扮让媒体炒热他会接任安切洛蒂(拜仁时任主帅),只是拜仁高层此后的主帅选择是来自法兰克福的科瓦奇。

因此,如同此前在拜仁惨遭失败出局的科瓦奇,如今当纳格尔斯曼接过拜仁教鞭,外界自然对这位少帅有所担心、有所质疑。毕竟,纳格尔斯曼开启职业队主教练之路不过五年,至今没有任何冠军经验(上季德国杯决赛惨败多特),近两年在莱比锡的天马行空般战术也颇受争议。因此,主流观点在于纳格尔斯曼仍然需要磨练,此时接手拜仁似乎有些拔苗助长。

更何况,拜仁目前的内部乱局、前任的超高参照,以及拜仁高层破天荒的为其支付高额买断费(约1500-2500万欧元),都让纳格尔斯曼在此时接手拜仁更具困难和挑战,特别是由此所承受的压力更是无法想象。此外,安切洛蒂等前任的遭遇也证明拜仁这种豪门球队的更衣室不易管理,况且很难想象的是这支球队的队长在年龄层面甚至比主教练还大……

纵然如此,“儿仁梦”的纳格尔斯曼还是义无反顾接受了挑战:“我在莱比锡时曾得到很多俱乐部的询问,但我明确告诉主席明茨拉夫,我不会为任何俱乐部离开,唯独拜仁除外。”或许,这就是真爱!因此抛开拜仁此前的是是非非,纳格尔斯曼的到来理应得到掌声和祝福。毕竟,稳定格局、继续前行的历史重担已经交到他的手中。卡恩对此表示,“我相信我们将会与纳格尔斯曼一起成功塑造拜仁的未来。”

如前文所述,纳格尔斯曼在20岁时便不幸遭遇严重膝伤,就此无法再回到绿茵赛场。“如此年轻就结束职业生涯,我倍感伤心,但是除了足球我什么也不想。”正源于此,纳格尔斯曼并未放弃,而是留在当时效力的奥格斯堡青年队并进入了教练组。此时,纳格尔斯曼的主教练是谁?上赛季带领切尔西拿到欧冠冠军的图赫尔!正是在图赫尔的建议下,纳格尔斯曼走上了教练之路。

“这是我进入教练的方式,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从如何侦查对手开始学习,纳格尔斯曼自启蒙导师图赫尔的引导下,渐渐展现出在教练岗位的傲人天赋,并通过执教青年队的绝佳战绩晋升为德甲历史最年轻主帅。后来,哪怕这对师徒曾因理念不同而分道扬镳,但是早已冰释前嫌的图赫尔如此称赞爱徒:“纳格尔斯曼绝对是一名好学勤奋的年轻教练。”

考虑到图赫尔是纳格尔斯曼的领路人,又是瓜迪奥拉的追随者,不难看出这两位名帅对纳格尔斯曼的执教风格和战术理念产生了深刻影响。对此,纳格尔斯曼既表示自己跟随图赫尔学到了很多,也不掩饰对瓜迪奥拉的敬意:“我崇拜他的足球艺术,但也有自己的理解。”

于是我们看到,纳格尔斯曼的战术根基强调对球权的掌控,“通过地面进攻让对手难受”。同时,他也颇为注重德国足球的硬度和强度。例如纳格尔斯曼执教霍村时,全队每场比赛平均要跑114.7千米,在德甲仅次于后来的莱比锡,而全队场均228次冲刺跑的数据更是德甲峰值——如此充满激情和战力的风格,反而令人想起另一位德国名帅克洛普,而事实在于纳格尔斯曼的场边指挥确实如同“渣叔”那般充满狂热。

再回想弗里克接过拜仁教鞭之初,对球队的重要提升也是在硬度和强度,例如跑动距离、进攻速度、整体推进等因素较之科瓦奇时期均有明显提升。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纳格尔斯曼完全有能力秉承弗里克留下的高快节奏和比赛纪律。不过,区别于弗里克坚定使用拜仁已经深入精髓的4231体系,出道伊始便侧重三中卫体系的纳格尔斯曼如何打造(或改变)拜仁的新体系无疑是令人担心的焦点。

对此,纳格尔斯曼在接受采访时多次表示,会继承和提升弗里克留下的战术体系,而三中卫体系则是候选。同时,他会继续坚持使用穆勒,并安排基米希主要踢中路。考虑到欧洲杯的影响,拜仁的季前准备期非常短,纳格尔斯曼这般“萧规曹随”无疑会消除外界的忧虑,在避开激进冒险的同时也有利于在执教伊始稳住战绩,毕竟弗里克留下的这支拜仁已步入成熟。

只不过,拜仁此前有两位主帅也曾做到“萧规曹随”。例如2016年欧洲杯后上任的安切洛蒂,开局8连胜;2018年后上任的科瓦奇,开局7连胜。可惜的是这两位教练的共同点在于,当球队战绩出彩后开始便暴露“本色”,接下来的变阵和整活让拜仁急转直下。如此惨痛的教训,对纳格尔斯曼而言无疑是个善意的提醒。

今夏欧洲杯,德国战车在淘汰赛首轮便出局后,诸多专家和名宿纷纷批评勒夫的球队痴迷于无谓的传控和缓慢的推进,“克罗斯和京多安在中场能有1000多脚传球,却只是前进8米”。要知道,现代足球更强调“唯快不破”,由守转攻时抓住对方立足未稳的时间差非常重要。好在通过对比可以看出,纳格尔斯曼如同他的师长图赫尔那般不再局限于简单传控,对速度和体能的追求丝毫则不亚于前任弗里克。

与此同时,纳格尔斯曼近年虽主打三中卫体系,但是善于轮换和变阵也是执教特点,例如球队阵型时不时变为四后卫,至于后腰改踢边卫、边锋改踢伪中锋等打法更是家常便饭。看上去,这种不稳定战术有可能在关键时刻作茧自缚(经常“整活”的瓜迪奥拉便为此备受诟病),不能否定的是这种积极尝试有利于丰富球队战术、增加后手储备,“让对手就无法研究透我们”。

由此可见,纳帅的战术体系和思路既有继承,也有改变,“努力在防守的稳定性和令人难以置信的进攻之间创造平衡”。只是他的实际要求对球员身体损耗更大,对球队阵容深度也有极高标准。再看当前的最大矛盾:上赛季拥有全德甲一线队人员最少阵容的拜仁,在今夏窗口玩了个寂寞,人员力量居然不升反降,整体实力反而持续走低。

从人员来看,两名老将博阿滕、马丁内斯离队,阿拉巴以自由身加盟皇马,替补门将努贝尔去了摩纳哥,租借到期的科斯塔上季尚未结束便返回巴西,这让拜仁一线名轮换球员;至于引援,拜仁除了早早敲定的法国中卫于帕梅卡诺,此后只是自英冠球队签下自由身的左后卫奥马尔-理查兹,以及签回刚刚和汉堡解约的替补门将乌尔赖希。

别看拜仁在阵容方面出现下滑,但是球队在今夏的净投入却已超过6000万欧元,在五大联赛暂时高居第四位。因此,哪怕后来出现了邓弗里斯、科雷尔、萨比策等传闻对象,但是拜仁的最大问题还是在于缺乏转会资金,进而导致球队目前在转会市场充满无奈,由此引申出管理层的另一个问题:没钱买人,也没能卖人。

的确,不同于莱比锡已在今夏转会市场收入1.1亿欧元,多特收入1.02亿欧元,拜仁今夏通过球员出售的收入居然是:0!一方面,屈桑斯、托利索、聚勒等冗余或合同即将到期球员依然留在队中;另一方面,齐尔克泽、迈、费恩等未被买断球员只能继续外租。接下来,拜仁若要在转会窗口关闭前实现补强,及时通过球员销售以换取资金或许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不过以目前的现状,纳格尔斯曼只能带领一支较之弗里克时代更为薄弱的残阵开始新赛季——卢卡斯、帕瓦尔、罗卡等球员在赛季尚未开始时便已遭遇伤停。这是弗里克此前颇为熟悉的剧情,恐怕也是纳格尔斯曼今后的日常。因此,既然这位少帅选择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要在这些必然面对的挑战中为拜仁找到答案!

“这是我第一次执教豪门,首先我必须证明自己配得上执教这样一家俱乐部!”动荡过后,拜仁的希望已然寄托在少帅纳格尔斯曼身上,长达五年的合同更是体现出高层的支持和信任。接下来,人员更迭的莱比锡、着力提升的多特、持续补强的药厂等竞争对手势必要在新赛季再度向拜仁发起挑战,而摆在纳格尔斯曼及其麾下拜仁面前的目标依然只有一个:实现史诗级的十连冠!